首頁 / 島事/忘記來路入歧路——海南省原林業廳副巡視員王春東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忘記來路入歧路——海南省原林業廳副巡視員王春東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9-07-03 15:26:06  

兩年前,也就是2017年7月,海南省紀委關于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一次通報,讓時任海南省林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王春東受到廣泛關注,并被網友冠以“任性”副廳長的稱號——

109次會議,他以各種借口缺席63次;5天的黨校學習,他安排司機等人頂替上課2天……因違反工作紀律,王春東受到黨內警告、行政記過處分,“丟掉”了省林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職務,改任省林業廳副巡視員。

然而,不到一年時間,大家眼中這位“不靠譜”的廳級干部,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再次進入大眾視野。

“忘記初心、丟掉信仰,作風散漫、目無紀法,貪圖享樂、瘋狂斂財,不可謂不‘任性’!”審查調查人員如此評價王春東。

他的“任性”,不僅體現在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收受、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和消費活動安排,違反工作紀律,干預和插手市場經濟活動上,還體現在濫用職權、以權謀私上——2004年至2017年,他利用職務之便大肆撈錢,共收受、索取財物428.28萬元人民幣、40萬元港幣。

最終,王春東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并處罰金90萬元。

“這個結果對后人就是一個最好的教育了。你只要違紀違法,就要受到紀法的嚴懲。”如今,王春東終于明白了這個簡單的道理。

愛到一線“指導檢查”

雞蛋里挑骨頭,只為“疏通費”

從陵水猴島保護區一名馴猴師,成長為一名副廳級領導干部,王春東的人生頗具傳奇色彩。

“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1982年高考落榜后,在陵水縣南灣珍貴動物保護區管理站任技術員,是一名臨時工,主要工作是馴猴,其間還出版了兩本獼猴專著。當時的他認為自己可能要一輩子馴猴為生了。”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后來在組織的幫助和支持下,他去讀了成教,拿到了大專文憑,還轉了干。

就這樣,從海南省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站副主任科員、副站長,到省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中心副主任、主任,省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局長,再到省森林公安局黨委書記、政委,省林業廳黨組成員、副廳長……他一路走上了副廳級領導崗位。

王春東的蛻變正是始于他的職務升遷。

“隨著職位的不斷升遷,王春東的心態也在不斷變化。但他的變化,并不是在思想上追求進步、業務上苦心鉆研。”有關負責人介紹。

尤其是當上海南省野生動植物自然保護中心副主任后,他發現除了手中有權之外,自己的生活水平沒有任何提高,而一些資歷比他淺、級別比他低的人卻出手大方,穿名牌、坐名車。一番比較后,他的內心很不平衡。

“心理失衡必然導致行為失范。”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步步高升的王春東慢慢地“悟”出了權力與金錢的特殊關系,把心思全都用在想方設法撈錢謀利上了。

“實地‘檢查’是他的慣用伎倆。”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與王春東的一次談話曾讓他們印象十分深刻。當問及他為何不出席本應參加的工作會議、學習培訓時,他曾向組織檢討稱,自己在思想上不重視,認為經常開會、培訓占用太多時間,影響工作效率,他平時比較注重到基層一線去抓落實、抓工作具體化。

然而,王春東愛到一線,是否真是他自己宣稱的務實工作?

“他經常不打招呼、不帶同事,一個人跑到項目工地去檢查。”據某裝飾工程公司負責人介紹,王春東實地檢查時,經常雞蛋里挑骨頭,隨意要求更改施工計劃,“現場指著這個說要改,指著那個說不行”,給施工增加不少難度,讓施工方苦不堪言。后來,王春東開口說需要用錢,該負責人便立即送過去,絲毫不敢耽擱。

與該裝飾工程公司一樣,遇到類似問題的不在少數。海南某景觀公司曾中標臨高某退塘還林工程項目,因不堪忍受王春東多次到現場“檢查”,并“指導”其更改方案,公司負責人方某特意到王春東辦公室送給他3萬元“疏通費”,請他多多關照。王春東二話不說便收下了。對此,王春東的解釋是:“收下這3萬元是因為方某公司缺乏經驗,在自己的指導下才能順利完工并通過驗收。”

在王春東看來,這是一條絕佳的生財之道。

四處“打招呼”插手工程

不直接管項目,卻常常利用掛點監督之便,要求有關部門把項目交給他指定的公司

欲望的閘門一旦打開,就如洪水決堤一樣一發不可收拾。為了發財,王春東將手中的權力可謂是用到了極致。

據介紹,在任海南省林業廳副廳長期間,王春東先后分管營林處、森林資源管理處、行政審批辦公室、省林業項目辦等部門工作。雖然不直接管項目,但他卻常常利用掛點監督單位之便,違規給市縣林業局或相關部門“打招呼”,要求把項目交給他指定的公司。

2014年至2016年間,王春東就曾多次向陵水縣林業局、樂東縣林業局、海南抱龍林場等單位有關負責人打招呼,要求他們把工程項目交給其同學李某的公司承接。

打個招呼對王春東來說,太容易不過了。不過,沒有好處,他是斷然不會做的。

摸準王春東脈搏的不法商人,為了承攬項目,變著法兒地給他好處:有的逢年過節拜訪一下,送個紅包;有的只要王春東一個電話,就送上一箱箱名酒;有的專門在飯店辦理會員卡,供王春東及其家人消費;還有的甚至直接奉上數十萬上百萬元。

牟某就是其中一位。通過王春東幫忙“打招呼”,牟某公司承攬到不少市縣的森林撫育項目和生態恢復項目等,項目合同金額幾百萬至上千萬元不等。賺得豐厚利潤后,牟某便主動給王春東送去禮品禮金,以示感謝。

“2015年,牟某提出給20萬元感謝費,王春東答應了。”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剛開始,王春東還覺得直接收錢不好,便授意牟某用20萬元從其胞弟處購買了一件工藝品。后來,王春東多次為牟某招攬工程項目,牟某出手也一次比一次大方。王春東逐漸毫無顧忌、欣然笑納。

“事情辦完了后,按照傳統,給個紅包,我認為是很正常的。”王春東對此不以為意。

把商人老板當做“提款機”

家中建房、購置家具、女兒上學……凡此種種,統統由他人埋單

黨的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膽大妄為、瘋狂斂財,這些詞,放在王春東身上再恰當不過。

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王春東收受的錢款中,大多數發生在黨的十八大以后,即便是被免職后,他仍未收手。更令人訝異的是,沉浸在利欲中無法自拔的王春東,已然不滿足于坐等商人老板送錢了——

看上了10萬元的花梨、沉香制品,便打電話叫商人老板來支付;想給家里購置一批紅木家具,便讓商人老板陪他去外省挑選,并讓其支付了32萬元家具款;女兒讀書上學需要錢,便讓商人老板從中斡旋、支付費用……

“不僅如此,他還找各種借口,向商人老板索要錢款。比如,以報批項目辦理手續需要費用為由,向某公司負責人蘭某索要20萬元;以家中建房缺錢為由,向某公司負責人毛某索要25萬元;以家里急用錢為由,向歐某索要20萬元……”審查調查人員告訴記者,在王春東眼里,商人老板儼然成了他的“提款機”。

而之所以敢如此囂張妄為,是因為他明白,那些同他推杯換盞的商人老板有求于他。

就這樣,王春東貪得無厭的嘴臉愈發清晰,把公權力變為謀取私利的工具,喪失理想信念,毫無黨性原則,目無紀法,擅權妄為。

“他始終都沒有講到怕,只是覺得不好意思。”審查調查人員回憶起與王春東的談話過程感慨道,這個人紀法意識太淡薄了。

“如此看來,王春東的結局雖令人惋惜,但也確實是咎由自取。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理想信念動搖了,紀法意識喪失了,必然會迷失方向,最終在大是大非問題上越走越遠。”一名曾與王春東共過事的領導干部感慨道。

“我沒有經受住誘惑,忘記了黨和組織的叮囑,在腐敗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也對不起家人……”如今,面對黨紀國法的嚴懲,王春東自嘆“悔斷腸”,“剛調入省林業廳工作時,認為自己有了更高平臺為全省野生動物保護作貢獻。如今這一切跟自己曾經的初心一點都不相符。”

然而,一切為時已晚。高墻鐵窗內,這名心無戒懼的官員,再也無法“任性”了。

短評

從一名馴猴師成長為一名副廳級領導干部,再從一名受處分后不思悔改的“任性”官員到身陷囹圄的階下囚,王春東案給廣大黨員干部的教訓是深刻的。

109次會議無故缺席63次,讓司機當替身去黨校參加培訓,以檢查為名吃拿卡要,插手分管領域之外的工程項目,找各種借口要“回報”索錢財……這些令人瞠目的舉動,彰顯出其“任性”態度和貪得無厭的嘴臉,背后是其理想信念動搖、思想散漫懈怠,毫無黨員意識、紀律觀念、法律底線的實質。這哪里是一名黨員?哪里是一名領導干部?

如此之人,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場實屬咎由自取、自食惡果。此案警醒后人,只有初心不改,堅守理想信念,始終心存敬畏,嚴守紀法規定,才能守住做人為官的底線,最終干出經得起歷史和人民檢驗的實績。

此外,還有一點值得反思,為什么王春東的“招呼”如此管用,為什么他能做到想把項目給誰就給誰?是權力失去監督,還是制度執行流于形式?當前,我們常說制度建設永遠在路上,不僅要求我們不斷堵塞漏洞,更要求我們始終捍衛制度的執行,用切實有效的剛性約束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確保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不被濫用。用權受監督,不能成為一句空話!

——臻言

(原標題:剖析丨海南省原林業廳副巡視員王春東嚴重違紀違法的背后是忘記初心的任性!看他怎樣忘記來路入歧路→)

【責任編輯:孟秀瑩】

【內容審核:孫令衛】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亮瞎你先生送彩金